陈芳

联系我们

姓名:陈芳
手机:13881301299
邮箱:
证号:15111201611889114
律所:四川墨科律师事务所
地址: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柏杨西路868号1幢7楼701室(盘龙银座)

首页: 律师文集 > 取保候审> 正文

取保候审

女子婚姻崩溃遂起杀夫念头

来源:乐山刑事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cflawer.com/   时间:2015/3/10 15:03:05

  重庆一女医生面临婚姻“崩盘”,对丈夫恨之入骨,遂滋生杀害丈夫的歹念。阴谋破产后,又当幕后总指挥,找了一名女艾滋病患者接触丈夫,还想让他感染艾滋病……

     感情生变

     小康家庭幸福不再有

     张丽丽(化名)1963年5月出生于重庆市梁平县,后来考上了中专学医。她虽然个儿不高,但身材匀称,模样长得俊俏,配上一副眼镜,看上去很有气质,被誉为当地一枝花。中专毕业后,张丽丽开了一家诊所,生意很好。

     24岁那年的一个春天,张丽丽与同是医生的本地男青年何杰(化名)相识。何杰与张丽丽同岁,大专文化,精明潇洒,人品很好,在当地口碑极佳。经过几个月的接触了解,他们情投意合,不久喜结连理,携手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

     十月怀胎,不久他俩爱情的结晶——大儿子出生了。几年后,小儿子也来到人间。那段日子,小两口的生活充满了阳光,他们夫妻恩爱,其乐融融。在旁人眼中,二人夫唱妇随,家庭温馨,幸福和谐。

     张丽丽医术精良,尤其擅长医治妇科疾病。何杰手艺也不差,对骨科的诊治常常手到病除。渐渐地,这对夫妻诊所闻名远近,求医者络绎不绝。当然,他们俩在给病人解除痛苦、妙手回春的同时,也给这个温暖的小家带来了可观的收入。

     日子在风和日丽中悄然行进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何杰承包了离家不远的一所工厂医务室,由于业务繁忙,人手不够,他聘请了几名护士。这期间,何杰回家的次数有所减少,结果引起张丽丽怀疑,她认为丈夫有了外遇,于是加大了对家庭经济大权掌控的力度。从此,家里笼罩着浓浓的火药味,争吵不断。

     爱,有时很伟大能包容一切,可以让人为她而生而死,但有时,却脆弱得容不下一点误会和猜疑。随着战争的不断升级,何杰厌倦了曾经幸福的婚姻生活,他想摆脱烦恼,突破围城,寻找自己自由的天空。

     2006年何杰向法院提出申请离婚,后考虑到大儿子正在读书,加上亲友的劝解,他撤回诉状。2008年,何杰再次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讼状。张丽丽听说后,死活不愿离婚,她说要折磨这个“负心郎”,还扬言要找人砍断何杰的手脚,弄瞎他的眼睛,让他从地球上消失掉。等到法院开庭那天,张丽丽找出了许多与何杰关系没有破裂的证据,结果法院驳回了何杰的离婚诉讼请求。

     2009年下半年,何杰见张丽丽越闹越凶,甚至出现性格偏执的状况,他忍无可忍,只好搬回家和父母同住,开始与张丽丽过起分居生活。张丽丽见何杰已铁心离开自己,便不断向两个儿子灌输丈夫在外有女人的观点,致使原本亲密的父子关系变得逐渐疏离,甚至儿子不与他见面,即使见了面也不说话。

     何杰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,想起那些幸福的往事,常常夜不能寐,泪水长流。他的遭遇引来周围许多人的同情,人们认为平时人缘好、为人低调的何杰,一定会好人有好报。何杰也以为,通过一段时间的感情冷处理,看能否重续前缘,到那时再弥补已经发生裂痕的情感。可是,他哪里知道,一场更大的阴谋,正在张丽丽的心中发酵……

     雇凶杀夫

     妻子情断义绝走极端

     2008年9月,渝东地区高温炙烤,酷暑难当。张丽丽在家心神不宁,坐卧不安,一个报复何杰的计划在她脑海中形成。

     张丽丽多次对女徒弟曾燕讲:“何杰这样搞,要找人教训他。”还说“巴不得让何杰死了”。曾燕劝她别做傻事。张丽丽决心已定,还央求曾燕帮他找人“弄”何杰。

     出于同情,曾燕给在重庆打工的表哥徐舒平打电话。因徐舒平没有电话,每次都是打到工友彭意的手机上再让徐舒平转接,时间久了,曾燕和彭意熟悉起来。

   9月中旬的一天,曾燕跟彭意说,请他找人去“弄”一个人。彭意问给多少钱?怎么个“弄”法?曾燕就告诉了张丽丽的电话号码,让他自己跟对方联系。

     经过彭意与张丽丽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张丽丽说让何杰消失(指杀死)就给15万元,把他双眼刺瞎或砍断手脚给11万元。彭意考虑杀死何杰会把事情闹大,最后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  接着,彭意把这个情况向徐舒平讲了,徐舒平说,何杰是他远房舅舅,张丽丽是远房舅妈,她们家有钱,先骗她点钱来用。

     经过二人商量,2008年11月,彭意让张丽丽往自己卡上打了2万元前期活动经费,其余款项待事情成功后付清。10余天过去了,张丽丽见还没有动静,就跑到彭意家中探听情况,随后打电话威胁道:“这个事你一定要帮我做哟,你屋里的情况我是清楚的。”张丽丽的意思是不“弄”何杰,她就要报复彭意的两个孩子。

     12月底,彭意、徐舒平从重庆回到梁平。彭意向张丽丽提出,作案后要逃离必须买一辆摩托车,张丽丽又支付了1万元。彭意从3万元赃款中,共分给徐舒平9000元。

     这之后,张丽丽让彭意、徐舒平到何杰医务室对面楼上潜伏,等何杰上厕所时下手。她带领二人查看作案地点后,给了彭意两支使人昏迷的针药让他注射何杰,待其昏迷后再刺他的眼睛。可是,彭意、徐舒平在厕所蹲守了六七天,都没遇到何杰,这个计划泡汤。

     张丽丽得知后非常生气,把彭意、徐舒平叫到自己诊所后面的房子,告诉他们说,何杰在2009年1月27日(农历正月初二)值班,要求他们再找一人假装找何杰拍片,然后趁他洗片时伺机动手。张丽丽还交代,在刺何杰眼睛的同时,要造成抢劫的假象,以免怀疑到她。

     为行动缜密,彭意于1月21日专程到医务室找何杰输了一次液,目的是踩准点、认准人。徐舒平也找到朋友徐青,要他帮忙去“弄”何杰,许诺给他1万元钱。

     1月27日,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欢乐祥和气氛之中。这天对于何杰来说,却将厄运临头。

     当天早上,彭意、徐舒平、徐青带着木棒、刀子、胶带等作案用的工具,驾驶事先买来的摩托车来到何杰值班的医务室,徐青、彭意假装找何杰拍片,将他骗进拍片室后,徐舒平趁其不备,从后面猛击何杰头部3棒,然后三人一起用手套堵嘴、胶带捆绑等手段将何杰控制。

     此时徐舒平说:“张丽丽说要把眼睛弄瞎才拿得到钱。”他用刀子刺伤何杰双眼。随后,三人又抢走何杰身上4300元现金和价值1430元的一部三星牌手机逃离。

     何杰受伤后,分别于2009年1月27日至2月8日、8月17日至9月7日两次到梁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。又于当年2月9日至21日、8月3日至8月8日两次到重庆西南医院住院治疗,共花去医疗费8万余元。后经司法鉴定,何杰损伤程度为重伤,右眼伤残程度为VIII级、头部伤残程度为X级。

     案发当日,公安机关迅速立案侦查。张丽丽作为嫌疑对象于1月28日被刑事拘留,彭意、徐舒平、徐青逃到外地躲藏。后因张丽丽拒不供述实情,被取保候审。此案搁浅。

     张丽丽从看守所出来后,彭意给她打电话索要余下的酬金。张丽丽回答:“你们没把这个事情做好,何杰的双眼都还看得到,没钱了。”见张丽丽赖账,彭意等人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  感染艾滋

     蛇蝎心肠再生一计

     张丽丽没达到目的,一直心不甘。

     2009年8月的一天,张丽丽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艾滋病患者小艺(化名)的电话,她打过去问:“我一个老表的脚被医生何杰医残废了,打官司他又

电话联系

  • 13881301299

扫扫有惊喜

微信扫一扫!